废弃号一路前行

情殇是什么意思(梦断情殇是什么意思)

两性中的“想”与“思”辩证关系及其协调初探

东方飞渡

【摘要】两性之间的“想”与“思”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人类精神现象,两者是对立统一的关系,正确地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才能使两性主体身心愉悦,社会和谐,国家要为两性关系的和谐发展提供尽可能更多、更好的社会条件。

【关键词】 想 思 精神 协调

自从人类脱离动物后,人类的生活方式也发生了质的飞跃。但是,作为组成社会因子的个人主体之间,特别是男女之间的情感及其性爱,永远无法超脱动物性本能这一自然本性,只不过两性之间的情感、性爱不再是为繁衍后代而发生,并使这种关系赋予了社会性。人类两性之间的情感、性爱的心理和意识过程是人区别于动物的一个显要标志。但是,长期以来人们对两性之间的“想”与“思”没有作出明确的区分。的确,在常识思维看来,两者并无明显的差别,“想”就是“思”,“思”也就是“想”。但是,当人类两性之间关系发生畸形时,特别是当人们在做爱时,感觉自己才是人,而在从事社会工作时,感觉压抑而不象是人,这种性爱与动物又有何区别呢?因此,探究两性之间的“想”与“思”关系,就成为把握人类情感、性爱的心理和精神过程的一对既有联系又相区别的重要范畴。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如果一个人能看出当前,即显而易见的差别,比如,能区别一枝笔与一头骆驼,我们不会说这个人有了不起的聪明。同样,另一方面,一个人能比较两个近似的东西,如橡树与槐树,或寺院与教堂,而知其相似,我们不能说他有很高的比较能力,我们所要求的,是要能看出异中之同和同中之异。”。在哲学史上,又诸多的概念、范畴从日常生活的常识来看并无区别,但当从哲学的层面来审视这些概念,细微之中显露出差别,找出它们的差别也就使这些概念更加清楚明晰。例如: 西方哲学对快乐与幸福、怕与畏作了明确的界定,中国哲学也对聪明与智慧作出了确切的区分。笔者正是受哲人们对那些易混淆的概念作出明晰的界定的启发,试对两性关系中的“想”与“思”的异同及其关系作一粗浅考察。

两性之间的“想”与“思”的区别

“想”与“思”作为两性之间关系的一种融心理过程的精神现象,两者之间的区别是明显的,具体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层界的不同。表现为“想”是形下思维,“思”表现为形上思维。“想”是感性的,它注重的是感官的体验即所想之人本身,所以,动物的本能成分较浓;”男人想的是下半身,女人想的是下半生”。这是本能性的表现。而“思”是理性的,所注重的是与其对立面的客体(即对象)的“影”即爱念,因此具有较多的社会性。这种形下与形上思维的差别使得“想”与“思”在具体的心理或思维行程中其区别为:“想”主动,“思”主静;想的心理过程较为激烈或激动,所以有妄想、欲想之说;思的过程较为平静,所以有静思、情思之说。“想”的激情是暂时的,而“思”的宁静是永久的;“想”的本性是追求快乐,“思”的本性是追求幸福。

第二、发生机制不同。“想”是因外界刺激作用引发的,遵循的是客体性原则;“思”是由情所引发的,遵循的是主体性原则。诗经中说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正说明了这一点,外表、外貌乃是诱发“想”的外部因素,由此可见,外部因素是引发“想”的心理过程的客观性因素,在现实生活中,男人见到美女会不经意或有意地多看几眼,这就是外界所引发的“想”的视觉行为。正因为“想”是因外部刺激所引发,所以,它可以是多向度即对象是泛的、没有确定性,所谓的“见色起心”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思”是对已有感情或有过情感体验的(包括夫妻、情人和谈过恋爱的人)客体方盼望、思忆的情感体验,它是有所指的即英文中的“to sb or sth”.所思的对象是确定的且一般条件下是唯一性。其所思的更多是与对象有关的各种状态,它由内心所引发,性欲求在思的过程中会减少到最低的程度而成为次要的。思的对象可以是相互分离,也可以是离世的人。如:1927年毛主席领导秋收起义后来到井冈山,他的妻子杨开慧带着三个孩子回到板仓老家居住,开展地下斗争。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杨开慧格外思念远方的毛泽东。她明知白色恐怖下,自己的书信寄不出去,依然将对毛泽东的思念倾诉在信纸上。她写了一首怀念毛泽东的诗,题为《偶感》:

天阴走朔风,浓寒入肌骨。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思”同样可以忆的形式思念已故的一方,如:建国后毛主席写了《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就是对妻子杨开慧的思忆。

第三、“想”与“思”在时空上的不同。两性之间在不同的时空条件下会表现出不同的状况。这又有两种情况:一是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想”与“思”的频度存在着差异,一般说来,年轻时期“想”的多,年老时期“思”占据主导地位。二是共时在场与分别的时空里,情况也有所不同。共时在场因刺激吸引引发的“想”就成了自然,这种情况叫做相见欢;而分别因对象的不在场则以相思体验情爱,这就是相思苦。“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李之仪《卜算子》诗句)诗句表达的就是时空隔离所产生的日思夜想的情思。

二、两性中的“想”与“思”的统一

的确,在日常生活中,无论是口语还是书面用语,两者在很多情况下可以通用,这就是“想”与“思”的统一性。这种统一性使两者的差别也就消解了,当然,差别的消解并不等同于两者意思完全等同一致。其统一性可以概括为以下三方面:

第一、从词性和词组本身意义来看:一是在贬义的语境中“想”与“思”是直接统一的。如:胡思乱想、异想天开、见异思迁等。饱食思淫欲中的“思”具有“想”的动物性含义;二是为了词组搭配构成的成语,其意义也完全一致。如:冥思苦想、思前想后等,这样使得思在内心、想在言行,用语言表达出来就是“想”。这种统一用词组表达就是“想念”和“思念”的统一。

第二、从两者的目标价值取向、致思取向的一致性看:一方面,“想”是“思”的前提,没有之前的“想”和共度的时光,就没有所思的主体对象和事件,过去交往的时光成为所思的感性素材;另一方面,“思”是“想”的情感结果在心灵的回味而产生的情感体验,“思”为“想”的情感增进提供进一步的理性支撑。

第三、两者相互渗透、相互作用:既没有纯粹的“想”,“想”中包含着 “思”的情感成分,也没有纯粹的“思”,“思”中总是掺杂着“想”的念头。这种相互渗透、相互作用的过程,在两性交往活动中总处在不断的转化,“想”因条件的变化转化为“思”,“思”也因盼望转化为“想”。

三、几点启示

本文粗略地阐述了两性关系中的“想”与“思”的关系,总体上看两者是对立统一的关系,既不能片面强调两者关系的对立面而看不到它们的内在联系,也不能片面强调两者关系的统一的一面而抹杀它们的区别。要从对立统一的关系上把控两性之间关系的种种问题,从而为建构和谐的两性关系、美满的家庭关系和平安的社会环境提供理论思考和实践探索。

首先,从两性关系的“想”和“思”互动、协调来看,两性关系的主体必须协调“想”与“思”的关系并使之保持必要的张力,这样才能使两性之“想”与“思”的关系和谐共生、愉悦身心,倘若两者关系失衡且失去张力,使“想”或“思”各向极端发展,势必引发种种问题。从“想”的方面来看,要把欲念之想控制在国家法律、社会道德和风俗习惯的范围内,使所想更具社会的约束性,使 两性关系在道德自律中维系和发展。倘若欲念抑制失范、非理性支配主体之“想”,可能会使关系主体走上违反伦理道德甚至违法犯罪的道路。如:二奶、小三、情人、强奸等种种乱象,现实中,凡是在“想”的方面失范的都是危害他人的。从“思”的方面看,“思”也同样要保持在合理适度的张力中,如果思虑过度突破了张力又会引发身心问题导致身体和心理疾病。如:单相思,如果不及时控制轻则引发忧郁症重则到精神分裂乃至自杀等现象的发生,所以,思念过度且缺乏合理调控,势必造成自己的伤害。总之,“想”与“思”的超度,要么害人要么害己。

其次,从两性的主体来看,加强自身的学习修炼,防止情绪的失控

修炼并非去欲,人同样具有动物性的一面即人的自然属性,古人说“食、色、性也。”就道明了人的生理需求。用封建社会的“存天理,灭人欲”的方法不可取也做不到。然而,作为社会的人,两性之间的关系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学习修炼净化到合理的范围内。笔者认为,可以通过两个方面的理论学习使个人主体在两性关系上提升境界。一是学习科学理论特别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进行革命和建设的过程中,有着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共产党人为了大爱牺牲小爱。共产党人不是没有小爱,但是,崇高的革命理想使他们舍小爱为大爱。有许多刚新婚不久便离开亲人和妻子参加革命的感人故事,他们离开家后,也想家也思情,然而他们为了中华民族的幸福把个人的“想”和“思”放在了次要的位置。如:苏区时期就有这样一个感人的事迹,池煜华苦等丈夫七十年而未改嫁,最后在思念中等来的是一张烈士证。在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历史中,许多革命志士远离家乡,他们思亲、思情也会通过书信的方式表达,这些书信即红色家书成为我们今天提升境界、增强主体的自控力的极好素材。二是学习哲学。有哲学家提出,通过学习哲学和宗教信仰来净化人的心灵,我不赞同信仰宗教,但我完全认可通过学习哲学来提高主体的修养这一途径。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在处理两性关系的“想”与“思”上为我们树立了榜样(独身并非康德的本意),康德也并非没有情欲,在经历对伯爵夫人的失恋后,他通过哲思忘却了情殇,如果不是他对哲学的学习和思考,就不会有哥尼斯堡的康德大道(哲学大道),在康德临终前,他的弟子捧着老师的三大批判巨著,康德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要是这三本书是一个小孩,那该多好啊”。

最后,从社会层面来看,社会应奉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在对两性的“想”与“思”的关系上进行积极规范引导的同时,为两性的所思所想创造尽可能更多、更好的社会条件,使两性的“想”与“思”之间关系不断地趋于平衡和谐。如:建设公园等公共场所,使两性之间交往有良好的空间;出台探亲制度和补贴制度,由于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出现了“临时家庭”等现象,留在家里的又有留守妇女,不同程度地存在性压抑等,出台探亲假和补贴优惠制度,能让他们一定程度上解决“想”和“思”的苦;规范公共场所的穿着,禁止在公共场合穿着暴露以杜绝刺激源;净化网络,打击色情网站,避免不良刺激等;加大建立心理医院、心理咨询机构的建设力度,使有心理障碍或疾病的人员能得到及时的医治、矫正。

(作者系井冈山大学教授)

赞(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iaokang36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名称:《情殇是什么意思(梦断情殇是什么意思)》
分享到: 更多 (0)

废弃号一路前行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