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号一路前行

挽联怎么写(挽联怎么写)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

梁启超|文

《晨报》每年纪念增刊,我照例有篇文字,今年真要交白卷了。因为我今年受环境的酷待,情绪十分无俚。我的夫人从灯节起,卧病半年,到中秋日,奄然化去。她的病极人间未有之苦痛,自初发时,医生便已宣告不治,半年以来,耳所触的只有病人的呻吟,目所接的只有儿女的涕泪。丧事初了,爱子远行,中间还夹着群盗相噬,变乱如麻,风雪蔽天,生人道尽,块然独坐,几不知人间何世。哎!哀乐之感,凡在有情,其谁能免。平日意态活泼兴会淋漓的我,这会也嗒然气尽了。提笔属文,非等几个月后,心上的创痕平复,不敢作此想。《晨报》记者索我的文,比催租还凶狠,我没有法儿对付,只好撒个烂污,写这篇没有价值的东西给他。

我在病榻旁边这几个月,拿什么事消遣呢?我桌子上和枕边摆着一部汲古阁的《宋六十家词》,一部王幼霞刻的《四印斋词》,一部朱古微刻的《强村丛书》,除却我的爱女之外,这些“词人”便是我唯一的伴侣。我在无聊的时候,把他们的好句子集句做对联闹着玩。久而久之,竟集成二、三百副之多。其中像很有些好的,待我写出来,发出以前,请先说几句空论。骈俪对偶之文,近来颇为青年文学家所排斥,我也表相当的同意,但以我国文字的构造,结果当然要产生这种文学。而这种文学,固自有其特殊之美,不可磨灭。我以为爱美的人,殊不必先横一成见,一定是丹非素,徒自减自己娱乐的领土。楹联起自宋后,在骈俪文中,原不过附庸之附庸,然其佳者,也能令人起无限美感。我闹这种玩意儿,虽不过自适其适,但像野人献曝似的公诸同好,谅来还不十分讨厌。对联集诗句,久已盛行,但所集都是五、七言句,长联便不多见。清末始有数副传诵之作,如彭雪琴游泰山集联:

我本楚狂人,五岳寻山不辞远;

地犹鄹氏邑,万方多难此登临。

以湖南人当内乱扰攘时代,游五岳之一山东的泰山,所集为李、杜两家名句,真算佳极了。又如吾粤观音山上有三君祠,祀虞仲翔、韩昌黎、苏东坡,皆迁谪来粤的人。张香涛撰一联云:

海气百重楼,岂独浮云能蔽日;

文章千古事,萧条异代不同时。

所集亦是李、杜句,把地方风景、诸贤身份,都包举在里头,亦算杰构。此外集句虽多,能比上这两副的不多见。

诗句被人集得稀烂了,词句却还没有。去年在陈师曾追悼会,会场展览他的作品,我看见一副篆书的对: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 陈师曾

歌扇轻约飞花,高柳垂阴,春渐远汀洲自绿;

画桡不点明镜,芳莲坠粉,波心荡冷月无声。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所集都是姜白石句,我当时一见,叹其工丽。今年我做这个玩意儿,可以说是受他冲动。

我所集最得意的是赠咱志摩一联: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1924年5月,印度文学家泰戈尔访华,林徽因徐志摩作英文翻译全程陪同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 徐志摩

临流可奈清癯,第四桥边,呼棹过环碧;

此意平生飞动,海棠影下,吹笛到天明。

吴梦窗《高阳台》、姜白石《点绛唇》、陈西麓《秋霁》;辛稼轩《清平乐》、洪平斋《眼儿媚》、陈简斋《临江仙》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此联极能表出志摩的性格,还带着记他的故事,他曾陪泰戈尔游西湖,别有会心,又尝在海棠花下做诗做个通宵。

我又有赠蹇季常一联:

最有味,是无能,但醉来还醒,醒来还醉;

本不住,怎生去,笑归处如客,客处如归。

朱希真《江城子》、张梅厓《水龙吟》;刘须溪《贺新郎》、柴仲山《齐天乐》

此联若是季常的朋友看见,我想无论何人,都要拍案叫绝,说能把他的情绪全盘描出。

此外,专赠某人之作却没有了。但我把几百副录出,请亲爱的朋友们选择,选定了便写给他。

内中刘崧生挑了一副,四句都是集姜白石:

忽相思,更添了几声啼鴃;

屡回顾,最可惜一片江山。

《江梅引》、《琵琶仙》;《法曲献仙音》、《八归》

杜宰平挑的一副是:

酒酣鼻喜如雷,叠鼓清笳,迤逦渡沙漠;

万里夕阳垂地,落花飞絮,随意绕天涯。

刘后村《沁园春》、周草窗《高阳台》、姜白石《凄凉犯》;朱希真《相见欢》、秦少游《如梦令》、赵令畤《乌夜啼》

胡适之挑的是: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 胡适

蝴蝶儿,晚春时,又是一般闲暇;

梧桐树,三更雨,不知多少秋声。

张泌《蝴蝶儿》、辛稼轩《丑奴儿近》;温飞卿《更漏子》、张玉田《清平乐》

丁在君挑的是: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 丁文江(在君)

春欲暮,思无穷,应笑我早生华发;

语已多,情未了,问何人会解连环。

温飞卿《更漏子》、苏东坡《念奴娇》;牛希济《生查子》、辛稼轩《汉宫春》

舍弟仲策挑的是:

曲岸持觞,记当时送君南浦;

朱门映柳,想如今绿到西湖。

辛稼轩《念奴娇》、姜白石《玲珑四犯》;秦少游《满庭芳》、张玉田《渡江云》

此外,还有各人挑去的,不能尽记了。以下只把我自己认为惬心的汇录几十副:

春瘦三分,轻阴便成雨;

月明千里,高处不胜寒。

佚名《一剪梅》;梦窗《祝英台近》

独上西楼,天淡银河垂地;

高斟北斗,酒酣鼻息如雷。

李重光《相见欢》、范希文《御街行》;张子湖《念奴娇》、刘后村《沁园春》

西子湖边,遥山向晚更碧;

清明时节,骤雨才过还晴。

徐囦子《瑞鹤仙令》、清真《浪淘沙慢》;稼轩《念奴娇》、淮海《满庭芳》

水殿风来,冷香飞上诗句;

芳径雨歇,流莺唤起春酲。

东坡《洞仙歌》、白石《念奴娇》;梦窗《选冠子》、梦窗《高阳台》

满地横斜,梅花政自不恶;

一春憔悴,杜鹃欲劝谁归。

碧山《高阳台》、稼轩《汉宫春》;赵长卿《临江仙》、稼轩《新荷叶》

宿鹭圆沙,又是一般闲暇;

乱鸭斜日,古今无此荒寒。

玉田《声声慢》、稼轩《丑奴儿近》;梦窗《八声甘州》、草窗《高阳台》

春水满塘生,鸂鶒还相趁;

蝴蝶上阶飞,风帘自在垂。

张泌《醉花间》;陈子高《菩萨蛮》

银汉是红墙,一带遥相隔;

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

毛文锡《醉花间》;温庭筠《菩萨蛮》

满身花影倩人扶,我欲醉眠芳草;

几日行云何处去,除非问取黄鹂。

小山《虞美人》、东坡《西江月》;六一《蝶恋花》、山谷《清平乐》

月满西楼,独鹤还自空碧;

日烘晴昼,流莺唤起春酲。

李易安《一剪梅》、奚秋厓《念奴娇》;梅溪《柳梢青》、竹屋《风入松》

今夕是何年,霜娥相伴孤照;

轻阴便成雨,海棠不分春寒。

东坡《水调歌头》、梦窗《花犯》;梦窗《祝英台近》、李滨洲《清平乐》

燕子不归,几日行云何处去;

海棠依旧,去年春恨却来时。

谢勉仲《浪淘沙》、六一《蝶恋花》;漱玉《如梦令》、小山《临江仙》

燕子来时,更能消几番风雨;

夕阳无语,最可惜一片江山。

王晋卿《忆故人》、稼轩《摸鱼儿》;张文潜《风流子》、白石《八归》

一晌销凝,帘外晓莺残月;

无限清丽,雨余芳草斜阳。

子野《卜算子慢》、飞卿《更漏子》;清真《花犯》、淮海《画堂春》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笑索红梅,香乱石桥南北;

醉眠芳草,梦随蝴蝶西东。

玉田《木兰花慢》、梦窗《解连环》;东坡《清平乐》、西麓《木兰花慢》

春水满塘生,鸂鶒还相趁;

东岸绿阴少,杨柳更须栽。

张泌《醉花间》;辛稼轩《水调歌头》

芳草接天涯,几重山几重水;

坠叶飘香砌,一番雨一番风。

清真《浣溪沙》、子野《碧牡丹》;希文《御街行》、耘叟《木兰花慢》

玉宇无尘,时见疏星度河汉;

春心如酒,暗随流水到天涯。

耆卿《醉蓬莱》、东坡《洞仙歌》;白石《角招》、淮海《望海潮》

日暮更移舟,望江国渺何处;

明朝又寒食,见梅枝忽相思。

白石《杏花天影》、白石《清波引》;白石《淡黄柳》、白石《江梅引》

小楼吹彻玉笙寒,自怜幽独;

水殿风来暗香满,无限思量。

李煜《摊破浣溪沙》、清真《大酺》;东坡《洞仙歌》、淮海《画堂春》

千里归艎,山映斜阳天接水;

一声长笛,雁横南浦月当楼。

高竹屋《后庭宴》、范希文《踏莎行》;刘龙洲《忆秦娥》、张芦川《浣溪沙》

有约不来,空怅望兰舟客舆;

劝春且住,几回凭双燕丁宁。

张君衡《清平乐》、叶石林《贺新郎》;洪叔屿《永遇乐》、贺方回《薄幸》

遥夜相思更漏残,不如休去;

群芳过后西湖好,曾有诗无。

韦庄《浣溪沙》、周邦彦《少年行》;欧阳修《采桑子》、辛弃疾《汉宫春》

欲寄此情,鸿雁在云鱼在水;

偷摧春暮,青梅如豆柳如丝。

毛滂《玉楼春》、晏殊《清平乐》;史邦卿《绮罗香》、冯延巳《阮郎归》

软语商量,海燕飞来窥画栋;

冷香摇动,绿荷相倚满横塘。

梅溪《双双燕》、六一《临江仙》;白石《念奴娇》、顾夐《虞美人》

酒醒帘幕低垂,烛影摇红夜将半;

雨过园林如绣,东风吹柳日初长。

晏小山《临江仙》、蔡伸道《洞仙歌》;佚名《念奴娇》、淮海《画堂春》

小院春寒,燕子飞来窥画栋;

空江岁晚,柳花无数送舟归。

谢勉仲《浪淘沙》、冯正中《蝶恋花》;草窗《三姝媚》、淮海《虞美人》

寒雁先还,为我南飞传我意;

江梅有约,爱他风雪耐他寒。

辛稼轩《汉宫春》、韦端己《归国谣》;程观过《满江红》、朱希真《鹧鸪天》

亦爱吾庐,买陂塘旋栽杨柳;

顿成轻别,问后约空指蔷薇。

稼轩《水调歌头》、晁无咎《摸鱼儿》;贺方回《柳色黄》、白石《解连环》

高处不胜寒,见姮娥瘦如束;

无情应笑我,搂虚空睡到明。

东坡《水调歌头》、梦窗《一寸金》;东坡《念奴娇》、希真《减兰》

小楼昨夜东风,吹皱一池春水;

梧桐更兼细雨,能消几个黄昏。

重光《虞美人》、冯延巳《谒金门》;漱玉《声声慢》、赵德麟《清平乐》

细草和烟尚绿,遥山向晚更碧;

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

清真《浪淘沙慢》;孙巨源《河满子》

试凭他流水寄情,却道海棠依旧;

但镇日绣帘高卷,为妨双燕归来。

碧山《琐窗寒》、漱玉《如梦令》;蒲江《倦寻芳》、次膺《清平乐》

苦痛中的小玩意儿——梁启超教你写对联

楼上几日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西窗又吹暗雨,红藕香残玉簟秋。

李易安《壶中天慢》、少游《踏莎行》;白石《齐天乐》、易安《一剪梅》

垂杨还袅万丝金,又恐被西风惊绿;

断红尚有相思字,试凭他流水寄情。

白石《一萼红》、东坡《贺新郎》;清真《六丑》、碧山《琐窗寒》

冷照西斜,正极目空寒,故国渺天北;

大江东去,问苍波无语,流恨入秦淮。

草窗《高阳台》、玉田《忆旧时》、白石《惜红衣》;东坡《念奴娇》、梦窗《八声甘州》、西里《八声甘州》

泣残红,谁分扫地春空,十日九风雨;

举大白,为问旧时月色,今夕是何年。

李珣《西溪子》、碧山《庆清朝》、稼轩《祝英台近》;于湖《贺新郎》、白石《暗香》、东坡《水调歌头》

呼酒上琴台,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

明朝又寒食,正海棠开后,燕子来时。

梦窗《八声甘州》、稼轩《水龙吟》;白石《淡黄柳》、晋卿《忆故人》

罗衣特地春寒,细雨梦回,犹自听鹦鹉;

殊乡又逢秋晚,江上望极,休去采芙蓉。

冯延巳《清平乐》、李中主《浣溪沙》、梅溪《青玉案》;清真《齐天乐》、梅溪《绮罗香》、陈允平《唐多令》

戏抛莲菂种横塘,新绿生时,水佩风裳无数;

猛拍阑干呼鸥鹭,五湖旧约,烟蓑雨笠相过。

稼轩《浣溪沙》、梅溪《绮罗香》、白石《念奴娇》;浦江《贺新郎》、白石《湘月》、刘龙洲《破阵子》

笑倦游犹是天涯,万里乾坤,不如归去;

惊客里又过寒食,一桩心事,曾有诗无。

草窗《高阳台》、白石《玲珑四犯》、耆卿《安公子》;赵立之《满江红》、白石《小重山令》、稼轩《汉宫春》

以上所录,约占原来所集之半,有些七言八言的也还好,懒得抄了。此外,有些不满意的,打算打杂摧烧他。

我做这顽意儿,免不了孔夫子骂的“好行小慧”,但是“人生愁恨谁能免”?我在伤心时节寻些消遣,我想无论何人,也该和我表点同情。

  十二年十二月三日

赞(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iaokang36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名称:《挽联怎么写(挽联怎么写)》
分享到: 更多 (0)

废弃号一路前行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